“最靚”地鐵鍛造記

——城軌公司廣州軌道交通18和22號線項目施工生產紀實

編輯發布:網站新聞編輯部 ??時間: 2019-10-10?【字體:

張璽 劉磊

    “我項目于2017年10月上場,目前各工點施工順利開展,住建部專家曾在今年的檢查中對項目管理給出‘近乎完美’的高度評價……”6月28日,在城軌公司廣州18和22號線項目四號中間風井,項目經理王建國正熱情地向前來觀摩的業內人士介紹著項目基本情況和重難點突破。熟不知,這已是該項目五天內迎來的第三波“觀摩團”。

    正如王建國所說,18和22號線是廣州地鐵的兩條“明星線”,建成后,它將擁有160km/h的全國最高設計時速,更能實現連接南沙新區及廣州市核心區的重要功能。而在這樣一條“明星線”的建設中,城軌公司所承建的‘六井四區間’無疑是最閃耀的一顆星,“爭做全線‘最靚’工地”是他們永恒不變的“初心”。

“嚴要求”戰勝“急難險重”

    該項目“占地”橫跨廣州市南沙區和番禺區,工程區間線路總長14.86公里且幾乎為純盾構施工。工區分散、施工面廣、工期緊、難度高成了這里的最大特點。

    “普通地鐵每站之間的距離也就是一兩公里,在我們這,六七公里的站間距都算是正常。”廣州地鐵18和22號線項目所采用的是8.8米大直徑盾構,更大的直徑、更長的間距、更快的時速,意味著更高標準的施工建設。

    “華南地區素有‘地質博物館’之稱。盾構掘進的每一米我們都慎之又慎、如履薄冰。”項目盾構長徐宗輝算是城軌公司盾構施工領域的“老江湖”,入職十年有六年都奮戰在廣州,對這里的地質條件并不陌生,但面對這次備受矚目的施工任務,他仍不敢掉以輕心。

    6次下穿珠江水系、長距離下穿低矮建筑群、線路轉彎半徑及坡度達到設計極限值……“單說下穿房屋這一項,我們要穿越的可不是一棟兩棟那么簡單,足足139棟!且都是三四層的民宅,施工風險不言而喻。”徐宗輝說到,“進場前的2個月,項目就委托有資質的鑒定機構提前介入挨家挨戶的調查,發現自穩性較差的房屋,我們又統一登記造冊并采取不同工藝的加固措施。”

    “4號井至5號井盾構左線是項目部6次下穿珠江水系的‘第一步’,在水深數十米的河床下開倉換刀曾讓全隊的每個人都繃緊了神經。”徐宗輝所說的“區段”全名叫“橫瀝站~番禺廣場站盾構區間”,該區間因線路長達25.9公里而創下整條線路站點間距之最。在河道下穿越的那幾天,徐宗輝和他的團隊曾一度遇到了“上軟下硬”地層,盾構機垂直姿態略有向下趨勢且難以控制的“苗頭”初漏端倪,與此同時盾構機刀具恰逢中風化砂巖磨損嚴重亟需更換。“增加外置千斤頂!請技術專家分析論證!”陷入困境的徐宗輝急中生智,利用輔助手段及時調整了盾構掘進參數,通過多次高質量的論證分析會,助力項目出色的完成了“水下換刀”任務并成功完成了“首次”穿越。

    “我們始發的是全線首臺盾構機,開好頭、做示范、當標桿義不容辭,安全、質量、進度咱們一項都不能落下。”徐宗輝在每天盾構隊的班前講話中總這么說。不久,《如何保證一個月25天有效工時》的工作手冊應運而生,這本由盾構隊“主編”的“葵花寶典”囊括了管片驗收、厚漿漿液使用、盾構參數控制、設備檢修等多個“章節”。將理論貫穿于實踐,將實踐充分凝練總結,像徐宗輝這樣的“經典案例”在項目可謂舉不勝舉,而這種“見招拆招”、知難而進的工作態度已然成為項目“決勝千里”的秘密武器。

“勇創新”打造“智慧工地”

    一提到工地現場,大多數人首先想到的是可能是轟鳴的機器、飛揚的塵土、成堆的物料以及“灰頭土臉”的員工。但在這里,迥異于常的現代化施工景象可以完全顛覆你對“工地”的認知。

    “首先,要想進入工地你需要通過人臉識別的門禁系統,如果系統中沒有錄入你的信息,自動閘機是不會打開的。”在該項目橫~番四號井工區,項目安全總監唐峰向筆者介紹到。“除了智能門禁,我們還增加了‘酒精檢測’環節,目的是確保每一名進入施工一線人員的安全。”往里再走兩步,一塊電子顯示屏和兩排整齊的噴淋頭出現在眼前,“新型揚塵監測系統,只要超過預警值,噴淋系統會自動開啟,只要5分鐘路面就能充分濕潤,即使是呼嘯而過的渣土車也不會有一點揚塵。”

    “這個沙盤涵蓋了項目所有工點,四個迷你盾構區間可實現智能升降,各類不良地層風險一覽無余。”進入現場接待室,全景實體沙盤模型讓人耳目一新。“我們的監控室,除了‘無死角’網絡攝像機對重點作業區域‘監視’外,還能實時查看盾構掘進參數、地面沉降數據、掘進環數的地質狀況及平面位置。有了它,你就好比工地‘小諸葛’,不出門便能知天下事。”唐峰幽默的介紹到。

    在“互聯網+”的大環境下,推動項目實現精細化、信息化、標準化建設已逐漸成為企業轉型升級的必然需求。該項目技術管理人員很多都是第一次參與盾構施工,雖然缺少相關經驗,但憑借著“初生牛犢不怕虎”的一股子狠勁兒,他們邊學邊干,邊干邊創新。

    2018年初,上場僅4個月的時間,項目便以總工程師蔣浩梁的名字命名,成立了“蔣浩梁創新工作室”。一年多的時間,工作室中的“新生代”技術干部圍繞降本增效、節能減排、技術改造、安全生產等主題,組織開展了一系列技能培訓及技術攻關。其中,BIM作為一項“朝陽技術”已被項目廣泛運用。

    “源于施工,用于施工”是BIM技術的核心理念。通過參與外部培訓,項目培養了一批青年“模型設計師”,在原有施工藍圖的基礎上,項目運用BIM技術實現了施工關鍵節點三維可視化交底,通過關鍵區域、關鍵工序的可視化模擬,能更加直觀的指導現場施工,助力項目管理水平大幅提升。依托信息化技術搭建的“管理平臺”還可運用于各部室日常資料歸檔、安全質量協同管理、勞務用工實名制等領域,不斷地摸索和完善這一平臺對項目中長期建設將具有重要意義。而項目所營造出的“團隊創新、全員參與”的良好氛圍,讓更多青年員工自發投身其中,“多維度”的工作面極大激發出了“團隊制造”的激情與熱情。

“真感情”創譽“和諧空間”

    作為城軌公司在羊城地鐵市場的一塊“招牌”,項目始終立足“創譽、創效、育人”三大目標,堅持“圍繞中心抓黨建,抓好黨建促發展”思路不動搖。在前期工作推進緩慢、建家建線工點繁多的“拉鋸戰”時期,“黨建引領”這臺“紅色引擎”一次又一次的輸出著強勁功率。

    “工程難干,就要協調好與周邊街道及政府機構的關系!想要現場順利推進,就要與周邊居民有效溝通,要取得老百姓的理解與支持。”項目上場之初,黨工委書記縱封安將更多的精力投入到了“對外協調”工作中,由于項目特殊的“地域性”,他時常需要一個人對接番禺和南沙兩個區的協調工作,工作量比正常項目翻了一番。

    “還記得4號井打圍那段時間,周邊群眾對我們工程極不理解。”縱封安回憶到,“4號中間風井位于番禺區大同村,周圍多是居民房屋和農作物,按照藍圖上的‘紅線’,項目需圍蔽的面積達19500多平方米,工地圍擋距離居民區最近的地方不到70米。進出道路狹窄,難免會給村民出行帶來困擾。”

    “面對群眾的不滿,我們既要拿出實際行動,更要以理服人!”通過及時召開社區共建座談會和主動上門了解群眾訴求,在“形式”上,項目快速拉近了與“鄰居”的距離。幫助社區修復農田灌溉系統、主動采用防塵降噪施工設備、“自掏腰包”改建居民出行錯車道,在“內容”上,項目時時刻刻換位思考,為老百姓提供了不少“惠民措施”。“回頭想想,那段時間是磨破了嘴,跑斷了腿,不過能換來村們的支持,再怎么樣也值了!”就這樣,在這個黨工委書記的帶領下,項目贏得了周邊社區對施工生產的支持,使得該項目4號中間風井在廣州地鐵18號線全線第一個完成了征地任務。

    本著“聚共識、建載體、走出去、引進來”的工作思路,項目黨工委堅持深入周邊街道社區進行互動,全面打造“親民、共享、睦鄰”工程,暢通了新常態中對外溝通協作的渠道。自工程開建以來,項目部與周邊單位的共建活動就從未停止。

    2018年初,一場關于盾構井和明挖段施工的社情民意座談會順利召開,項目聯合所屬街道城建服務中心、居委會共同參與并“零距離”溝通;同年9月,項目黨工委主動參與周邊草河、大同、蜆涌村的敬老活動,為特困村民發放慰問物資;今年6月,項目組織志愿者陪村里的“留守兒童”一起過六一;高考來臨之際,在一次以“守護青春”為主題的活動中,他們又為附近考點的學子免費提供防暑藥品和雨傘……

    “黨建就是生產力”。一樁樁一件件,項目通過廣泛開展公益和志愿服務活動,讓每一名黨員同志自發帶動身邊青年才干,通過“黨員先鋒崗”“紅旗責任區”等載體,不斷匯聚起“創先爭優”的實干氛圍,在展示企業優秀社會形象的同時,更為施工生產外部環境打造了“和諧空間”。

    廣州是城軌公司開啟盾構之路的“搖籃”,是企業培養“新時代盾構鐵軍”的“黃埔軍校”。自2007年11月27日第一臺盾構機始發以來,十余年間,城軌公司先后參建了羊城地鐵十余條線路的建設既是主力軍,更是王牌軍。截至目前,該公司盾構掘進總里程即將突破400公里,2019年5月,他們更刷新了軌道行業單月掘進總數新記錄。

    “隴枕出入段線始發條件差、市南路段隧道凈距小易引發成型隧道變形……接下來,我們將要面臨的挑戰還有很多,但是我們有信心更有決心去面對!”項目經理王建國信心滿懷地說到,“城軌公司歷經10余年的磨煉,破孤石填溶洞、磨硬巖穿砂層,豐富的盾構施工經驗是我們砥礪前行的動力源泉,因為我們就是企業在廣州地鐵市場的先鋒軍和代言人!”(審稿/何赟)


橫~番4號盾構井施工現場


標準化盾構隧道

成都哪里有打德州扑克